泰國正在擁抱「平台經濟」

泰國匯商銀行(Siam Commercial Bank, SCB)、開泰銀行(Kasikorn Bank)和曼谷銀行(Bangkok Bank)等銀行表示,泰國正面臨數位與新興科技帶來的挑戰與商機。目前,泰國正對抗電商時代所帶來的競爭力威脅,尤其是中國大陸阿里巴巴與美國亞馬遜 (Amazon)等電商龍頭,試圖將其商業模式從過往的網路商品販售拓展至其他服務業, 如金錢放貸等。同時,泰國傳統的商業銀行亦面對金融新創企業的崛起,且新興企業很可能超越既有銀行的經營模式。由以上可見,泰國目前正經歷「平台經濟」(Platform Economy)的崛起。


為因應上述挑戰與商機,泰國銀行採取的因應策略係盡可能讓用戶從實體銀行移轉至其於網路與手機等新平台。泰國匯商銀行與開泰銀行表示,由於手機的應用程式(Application, APP)廣為用戶使用,故計畫關閉部分實體銀行,甚或將其轉型成處理新型服務的中心。另外,為加速用戶從實體銀行移轉至網路銀行,泰國銀行對使用網路銀行進行轉帳或繳費之客戶則免收服務費;然若在實體銀行交易則仍須收取服務費,藉此 提高客戶使用網路銀行之誘因。


除此之外,大數據(Big Data)的浪潮也席捲至泰國,個人資料的積累擁有高度價值,尤其將數據分析與人工智慧應用於分析每個用戶的消費習慣、產品與服務的消費偏好等。以銀行為例,每月 16 日或 30 日,一般泰國受薪者將拿薪資本票來兌換薪水,以 支付房租、車貸等費用,因此擁有該用戶資金流動的數據,即能準確掌握其每日的消費行為與習慣。


在泰國匯商銀行的手機 APP 上,用戶幾乎能完成所有的交易,無論何時何地,均可快速申請貸款、信用卡、購買保險、電影票,以及網路購物等,且網路購物常常提供龐大的折扣優惠,以吸引用戶使用網路購物平台。為搶占市場商機,泰國銀行正與各界商業夥伴與店家合作,以因應新時代用戶的產品與服務之消費新形態。除金融服務外,該平台也扮演類似於 Amazon、Airbnb 等網路媒合者的功能。自 2008 年全球金融海嘯後,平台經濟之商業模式占全球經濟活動的比重逐年擴大。


根據埃森哲(Accenture)報告顯示,以平台為基礎的商業模式在未來幾年內很可能成為商業策略的核心。支持者認為,模式轉型將會帶來更高的生產力,同時將低成本、改善既有市場的無效率現象,甚至有助於開創新市場。新商業模式也賦予更多的彈性與提高易達性,因此發展程度較低的國家可望從中受惠。然而,批評者認為,平台經濟的崛起將惡化失業的情況,傳統的工作型態將被新技術取而代之。


平台經濟所反映的數位商機,正好與新加坡在 2018 年 4 月第 32 屆東協高峰會上提倡的數位商機一致,新加坡作為數位經濟龍頭,試圖在東協整合議程上突顯「數位經濟」與「智慧城市」兩個新興議程,均與平台經濟緊密相關,可見平台經濟已成為當前東協整合議程上的主旋律。


電子商務亦是「泰國 4.0」發展計畫的重要目標產業,在旗艦計畫「東部經濟走廊」 (Eastern Economic Corridor, EEC)之中亦針對電子商務制定許多規劃,以吸引外人投資。2018 年 4 月,中國大陸電商巨擘阿里巴巴斥資 110 億泰銖(約 22 億人民幣)投資 EEC,欲在當地建立智慧數位中心與相關設施,使用阿里巴巴的高效處理物流數據之大數據技術,連接全球物流系統,提升泰國與中國大陸之間的貨運配送,並處理泰國與柬埔寨、緬甸、寮國、越南等國家的邊境貿易。然有部分論者則認為,在中國大陸電商大舉進入下,有可能會擠壓泰國本地電商的市場生存空間。


【由李明勳報導,取材自 The Nations,2018 年 10 月 5 日】

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世界銀行(World Bank, 簡稱「世銀」)於9月27日公布最新的亞太區域經濟成長預測報告,由今年4月估計的5%,下修至3.2%。中國大陸更在世銀此次預測中由5%下修至2.8%,係其自1990年來首次經濟成長落後亞太區域其他開發中國家。此報告涵蓋東亞、東南亞和太平洋島國等區域,但並不包含日本、南北韓等國。 世銀東亞及太平洋區域首席經濟學家Aaditya Mattoo指出,中國大陸原在疫情後時期

根據《日經亞洲》(Nikkei Asia)9月6日報導,為促進疫後復甦與抑制通膨,東南亞國家正尋求加強與俄羅斯的經濟聯繫,以促進貿易活動。此將使俄羅斯得到喘息空間,阻礙歐美等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全面制裁行動,因為東南亞國家欲優先解決自身經濟困境。東協10國中迄今只有新加坡跟進西方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其餘國家多保持緘默、不選邊站之態度。 泰國方面,俄羅斯航空(Aeroflot)將於10月底重啟莫斯科

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自2022年6月正式就任後,於同年9月6日與7日展開上任後首次國是訪問。首站為同為東協國家且為區域主要經濟體之一的印尼,第二站為主要貿易夥伴新加坡。在以推動國家疫後經濟復甦為執政首要目標下,小馬可仕本次出訪也聚焦在菲國與印、星雙邊的經貿活動,以強化雙邊經濟聯繫。跟隨出訪官員包括貿工部長巴斯克華(Alfredo E. Pascual)、財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