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跟進制裁俄羅斯 實施出口管制與金融制裁

已更新:3月9日

2021年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震撼全球,歐美為首的西方國家相繼對俄羅斯祭出經濟制裁,範圍涵蓋軍事、金融、科技、體育和其他商品等出口領域。事發首日,新加坡政府便譴責俄羅斯無端入侵主權國家的行為,重申應尊重烏克蘭主權、獨立性及領土完整性。接著,2月28日,新加坡表示將與理念相近國家一致行動,跟進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施適當的經濟制裁,針對可直接作為武器傷害烏克蘭人民或使其屈服的品項,實施出口管制;亦將禁止部分俄羅斯銀行和與俄羅斯有關的金融交易。有關具體措施,將於近期宣布細節。這是新加坡第二次在未經聯合國安理會同意下對他國實施單邊制裁,上一次發生於1978年制裁越南入侵柬埔寨。


3月5日,新加坡政府公布制裁措施細節,除對上述武器管制外,亦對可用於進攻性網路行動的品項,實施出口管制。在這方面,新加坡將禁止向俄羅斯轉讓以下物品:(1)軍用物品清單中的所有物品、(2)2021年戰略物資(管制)令兩用物品清單(Dual-Use Goods List of the Strategic Goods (Control) Order 2021)中,有關「電子」、「電腦」和「電信和資訊安全」類別的所有物品。戰略物資(管制)令用於監測戰略物資的轉移(出口、過境和轉運),這些物資通常是軍用武器或其零附件,以及可用於商業和軍事目的的高科技產品。新加坡聲稱此舉意在限制俄羅斯在烏克蘭發動戰爭和網路攻擊的能力。


在金融制裁方面,將針對指定的俄羅斯銀行、俄羅斯境內的實體(entities)和活動,以及有利於俄羅斯政府的籌款活動,實施金融措施,尤其明確禁止數位支付服務提供商促進可能協助規避這些措施的金融交易。這些措施適用於新加坡所有金融機構,包括:銀行、金融公司、保險公司、資本市場中介機構、證券交易所和支付服務提供商。


新加坡金融機構將被禁止從事以下活動:(a)與指定俄羅斯銀行進行交易或商業關係,包括:俄羅斯外貿銀行(JSC VTB Bank)、開發與對外經濟銀行(Vnesheconombank)、工業通訊銀行(Promsvyazbank PJSC)、俄羅斯銀行(Bank Rossiya);(b)針對新加坡或任何其他受新加坡對俄羅斯出口管制的物品的出口,提供融資或金融服務;(c)針對參與(b)項活動的指定俄羅斯非銀行實體(non-bank entities),提供金融服務;(d)通過以下方式進行交易或安排,或提供有助於籌資的金融服務,包括:俄羅斯政府、俄羅斯聯邦中央銀行、受俄羅斯或其他代表俄羅斯行為所控制或擁有的實體;(e)在頓內次克和盧甘斯克(Donetsk and Luhansk)的分離地區與以下產業進行交易或提供金融服務,包括:運輸、電信、能源,以及石油、天然氣和礦產資源的探勘和生產;(f)參與或促進任何涉及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ies)的交易,以規避上述(a)至(e)中的任何禁令。


對此,俄羅斯於3月7日反制,通過對俄羅斯、俄羅斯企業與公民採取「不友善舉動」(unfriendly actions)的國家與地區名單,其中便包括美國、歐盟會員國、英國、新加坡、日本、韓國、臺灣等,這些國家與地區都曾在俄羅斯攻擊烏克蘭後,對俄羅斯實施制裁或加入制裁行列者。俄羅斯政府決議,所有與該清單的企業及個人的商業協議,都需要經過俄羅斯的政府委員會同意。新加坡為唯一被俄羅斯列入該清單的東協國家。


根據「路透社」報導,新加坡是迄今為止對俄羅斯立場最為強硬的東協國家,不僅明確且嚴厲譴責俄羅斯的「入侵」行為,也立即跟進西方,加入制裁俄羅斯的行列。相對的,其他東協國家維持謹慎、模糊的立場,對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行動是否為「入侵」(invade),不願輕易表態。2月26日,東協發布「關於烏克蘭情勢的東協外長聲明」(ASEAN Foreign Ministers’ Statement on the Situation in Ukraine),「深度關切烏克蘭情勢,要求相關各方保持最大限度的克制,透過和平對話來預防情勢失控。」該聲明未提及俄羅斯字眼,也未譴責俄羅斯的行動,反映東協不願選邊站的中立態度。然即便如此,在3月2日聯合國大會(UNGA)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決議上,除越南、寮國棄權外,其他東協國家仍投下贊成票,該決議最終以141票贊成、5票反對、35票棄權下,獲得壓倒性通過。


新加坡貿工部2月28日表示,由於俄烏危機持續嚴峻,新加坡面臨的經濟下行風險正「顯著增加」,經濟影響將取決於衝突如何開展、全球局勢的反應,以及對全球經濟的影響,顯而易見的是,通膨壓力將在短期內進一步上升,尤其是石油相關商品的價格上漲。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GIC於3月5日表示,將停止政府資金投資於新的俄羅斯主權和央行債務,並持續評估俄烏情勢,確保遵守所有適用的法律和法規。


根據貿易統計,新加坡與俄羅斯的貿易量並不高,2020年雙邊貿易總額僅19億美元,新加坡對俄羅斯出口5.5億美元,僅占新加坡總出口的0.1%;新加坡自俄羅斯進口13.8億美元,僅占新加坡總進口的0.4%。鑒於兩國貿易量有限,新加坡對俄羅斯實施的制裁可能不會產生太大的影響,但耶魯-新加坡國立大學Mate Rigo教授認為,像新加坡這樣的獨立金融中心的立場相當重要,因為這將限制俄羅斯規避西方制裁的企圖,且對俄羅斯銀行的制裁以及對技術出口的潛在制裁也將影響俄羅斯長期的經濟發展。


此外,俄星雙方在石油與天然氣貿易上有其既得利益,如果新加坡關閉港口,不讓俄羅斯商船或貨船停靠,恐將嚴重打擊俄羅斯經濟。新加坡港務集團(PSA)表示,俄烏衝突不斷惡化,預計將對全球航運網絡、物流和供應鏈產生連鎖反應,並加劇供應鏈緊張情況。新加坡作為主要轉運樞紐港口,無法完全避免這些全球性影響,但不至於對新加坡船運業和港口造成顯著影響。


【由李明勳綜合報導,綜合取材自South China Morning Post,2022年2月25日; Today Online,3月2日;Reuters,3月5日;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Singapore,Press Release,2月24日、2月28日、3月5日】


13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世界銀行(World Bank, 簡稱「世銀」)於9月27日公布最新的亞太區域經濟成長預測報告,由今年4月估計的5%,下修至3.2%。中國大陸更在世銀此次預測中由5%下修至2.8%,係其自1990年來首次經濟成長落後亞太區域其他開發中國家。此報告涵蓋東亞、東南亞和太平洋島國等區域,但並不包含日本、南北韓等國。 世銀東亞及太平洋區域首席經濟學家Aaditya Mattoo指出,中國大陸原在疫情後時期

根據《日經亞洲》(Nikkei Asia)9月6日報導,為促進疫後復甦與抑制通膨,東南亞國家正尋求加強與俄羅斯的經濟聯繫,以促進貿易活動。此將使俄羅斯得到喘息空間,阻礙歐美等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全面制裁行動,因為東南亞國家欲優先解決自身經濟困境。東協10國中迄今只有新加坡跟進西方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其餘國家多保持緘默、不選邊站之態度。 泰國方面,俄羅斯航空(Aeroflot)將於10月底重啟莫斯科

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自2022年6月正式就任後,於同年9月6日與7日展開上任後首次國是訪問。首站為同為東協國家且為區域主要經濟體之一的印尼,第二站為主要貿易夥伴新加坡。在以推動國家疫後經濟復甦為執政首要目標下,小馬可仕本次出訪也聚焦在菲國與印、星雙邊的經貿活動,以強化雙邊經濟聯繫。跟隨出訪官員包括貿工部長巴斯克華(Alfredo E. Pascual)、財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