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投行(AIIB)時限已至 日本仍進退維谷

歐洲、中東和非洲國家紛紛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目前第一階段加入時限到期,但日本政府對是否加入AIIB仍持謹慎觀望態度。


中國大陸財政部長樓繼偉於3月初表示,今(2015)年中所有會員將完成談判和簽署章程,年底則讓章程生效並設立官方機構,完成AIIB之建置。


雖然中國大陸對於日本要求設立管理委員會,以檢驗、批准計畫貸款的構想持彈性態度,但日本財務大臣暨金融擔當大臣麻生太郎再次表示,中國大陸並未解決日本的疑慮。可見日本對AIIB仍舊抱持審慎、觀望的態度,但不排除未來情況明朗後加入。


日本政商界對於是否加入AIIB意見相當分歧。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 Abe)之顧問,日本唯一的選擇是不加入AIIB;其指出AIIB挑戰了由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ADB)所建構的現狀,且可能破壞美日同盟關係,因此日本不可能加入該機制。在此一思維之下,也有論者提出日本政府應以現有機制,如ADB等與AIIB進行合作。


第一生命研究機構(Dai-ichi Life Research)分析師西濱澈則表示,部分日本企業擔心日本不加入AIIB將損及其採購上的利益;但是他也不認為日本應該貿然加入,而是應評估、考量公共財政狀況後再做決定。同時,西濱澈也建議日本政府應該先改良現有的ADB機制,使其更符合亞洲國家的真實需求。


相反地,東京佳能國際戰略研究所(The Canon Institute for Global Studies, CIGS)研究總監瀨口清之則認為,日本應該在AIIB創立初期就參加。他提到中國大陸在運行這些機制還缺乏經驗,故而該由最了解亞洲和全球標準的日本提供協助,確保新機制的透明度和治理方式恰當,如此一來方可對日本、中國大陸和其他會員國都有利。


同時,瀨口清之還指出,若日本和美國依然在外觀望AIIB之發展,即便兩者在東協等區域機制都佔據主導角色,仍可能面臨被亞太區域孤立的外交風險。


【由林芩妤綜合報導,取材自Reuters,2015年3月31日;The Japan Times,2015月4月1日】


0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世界銀行(World Bank, 簡稱「世銀」)於9月27日公布最新的亞太區域經濟成長預測報告,由今年4月估計的5%,下修至3.2%。中國大陸更在世銀此次預測中由5%下修至2.8%,係其自1990年來首次經濟成長落後亞太區域其他開發中國家。此報告涵蓋東亞、東南亞和太平洋島國等區域,但並不包含日本、南北韓等國。 世銀東亞及太平洋區域首席經濟學家Aaditya Mattoo指出,中國大陸原在疫情後時期

根據《日經亞洲》(Nikkei Asia)9月6日報導,為促進疫後復甦與抑制通膨,東南亞國家正尋求加強與俄羅斯的經濟聯繫,以促進貿易活動。此將使俄羅斯得到喘息空間,阻礙歐美等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全面制裁行動,因為東南亞國家欲優先解決自身經濟困境。東協10國中迄今只有新加坡跟進西方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其餘國家多保持緘默、不選邊站之態度。 泰國方面,俄羅斯航空(Aeroflot)將於10月底重啟莫斯科

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自2022年6月正式就任後,於同年9月6日與7日展開上任後首次國是訪問。首站為同為東協國家且為區域主要經濟體之一的印尼,第二站為主要貿易夥伴新加坡。在以推動國家疫後經濟復甦為執政首要目標下,小馬可仕本次出訪也聚焦在菲國與印、星雙邊的經貿活動,以強化雙邊經濟聯繫。跟隨出訪官員包括貿工部長巴斯克華(Alfredo E. Pascual)、財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