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投行(AIIB)時限已至 日本仍進退維谷

歐洲、中東和非洲國家紛紛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目前第一階段加入時限到期,但日本政府對是否加入AIIB仍持謹慎觀望態度。


中國大陸財政部長樓繼偉於3月初表示,今(2015)年中所有會員將完成談判和簽署章程,年底則讓章程生效並設立官方機構,完成AIIB之建置。


雖然中國大陸對於日本要求設立管理委員會,以檢驗、批准計畫貸款的構想持彈性態度,但日本財務大臣暨金融擔當大臣麻生太郎再次表示,中國大陸並未解決日本的疑慮。可見日本對AIIB仍舊抱持審慎、觀望的態度,但不排除未來情況明朗後加入。


日本政商界對於是否加入AIIB意見相當分歧。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 Abe)之顧問,日本唯一的選擇是不加入AIIB;其指出AIIB挑戰了由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ADB)所建構的現狀,且可能破壞美日同盟關係,因此日本不可能加入該機制。在此一思維之下,也有論者提出日本政府應以現有機制,如ADB等與AIIB進行合作。


第一生命研究機構(Dai-ichi Life Research)分析師西濱澈則表示,部分日本企業擔心日本不加入AIIB將損及其採購上的利益;但是他也不認為日本應該貿然加入,而是應評估、考量公共財政狀況後再做決定。同時,西濱澈也建議日本政府應該先改良現有的ADB機制,使其更符合亞洲國家的真實需求。


相反地,東京佳能國際戰略研究所(The Canon Institute for Global Studies, CIGS)研究總監瀨口清之則認為,日本應該在AIIB創立初期就參加。他提到中國大陸在運行這些機制還缺乏經驗,故而該由最了解亞洲和全球標準的日本提供協助,確保新機制的透明度和治理方式恰當,如此一來方可對日本、中國大陸和其他會員國都有利。


同時,瀨口清之還指出,若日本和美國依然在外觀望AIIB之發展,即便兩者在東協等區域機制都佔據主導角色,仍可能面臨被亞太區域孤立的外交風險。


【由林芩妤綜合報導,取材自Reuters,2015年3月31日;The Japan Times,2015月4月1日】


0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柬埔寨、印尼和泰國將於2022年11月舉辦領袖峰會,包括:11月11至13日由柬埔寨主辦東協高峰會與系列峰會;11月15至16日由印尼主辦二十國集團(G20)峰會;11月18至19日由泰國主辦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經濟領袖會議。對此,柬、印、泰三國外交部於5月4日發布聯合聲明,針對這些峰會進行整合說明,認為這些峰會進程有其共同點,將為所有參與國/經濟體提供獨特機會,以推進和平、繁榮以及永續性

2022年3月16日,東協透過視訊召開「第28屆東協經濟部長非正式會議」(28th ASEAN Economic Ministers’ (AEM) Retreat),由東協輪值主席國柬埔寨商務部長潘索拉(Pan Sorasak)主持。會議上,各國同意制定東協 2022 年區域工作計畫(ASEAN’s regional work plan for 2022),確定區域加速經濟復甦的優先事項。 為在新

2021年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震撼全球,歐美為首的西方國家相繼對俄羅斯祭出經濟制裁,範圍涵蓋軍事、金融、科技、體育和其他商品等出口領域。事發首日,新加坡政府便譴責俄羅斯無端入侵主權國家的行為,重申應尊重烏克蘭主權、獨立性及領土完整性。接著,2月28日,新加坡表示將與理念相近國家一致行動,跟進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施適當的經濟制裁,針對可直接作為武器傷害烏克蘭人民或使其屈服的品項,實施出口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