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日本和東協在綠色能源之合作進展與戰略思維

已更新:5月8日

作者: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東協研究中心 鐘雲曦 副分析師、梁敬偉 輔佐研究員


一、前言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UNFCCC)自1994年生效後,隔年起,締約國原則上每年召開大會(Conferences of the Parties, COP)評估因應氣候變遷的進展,開啓國際合作大門。日本近年與區域夥伴致力於制定可行的因應架構以及勾勒國際合作藍圖,特別是其與東協在綠色能源方面之合作策略具有戰略意義,本文將從雙方重要合作進展中瞭解日本的戰略思維。


二、日本近年與東協在綠色能源合作上之主要策略


(一)亞洲能源轉型倡議


第26屆締約國大會(COP 26)於2021年底舉辦前,國際合作出現兩大跡象:一方面,隨著世界各國被要求進一步提高其溫室氣體減排目標,國際金融業正在迅速撤資,特別是對於化石燃料專案;另一方面,由於各國產業、社會結構和地理條件不盡相同,因此沒有實現碳中和的「單一最佳解決方案」,特別是在對能源需求日益成長的亞洲,利用所有能源和技術實現多元和務實的能源轉型非常重要。

  

為此,時任日本經濟產業省(Ministry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大臣梶山弘志(Hiroshi Kajiyama)在2021年5月舉行的東協和日本商業週(ASEAN-Japan Business Week)宣布「亞洲能源轉型倡議」(Asia Energy Transition Initiative, AETI)[1],以期同時實現亞洲永續經濟成長與碳中和。


為實現該目標,日本向東協國家提供具體支持措施,包括支持制定能源轉型路徑圖;介紹和推廣亞洲版的轉型金融;為再生能源、能源效率、液化天然氣和其他專案提供100億美元的財政支持;利用2兆日元基金的收益支持技術開發和示範運用;透過亞洲碳捕捉利用及封存(Carbon Capture, Utilization and Storage, CCUS)網絡進行人力資源開發,共享減碳技術與知識經驗。


(二)東協和日本氣候變遷行動議程2.0


為促進溫室氣體減排目標之實現,日本長期以來透過「聯合抵換額度機制」(Joint Crediting Mechanism, JCM)與東協國家中柬埔寨、印尼、 寮國、緬甸、菲律賓、泰國和越南進行合作,促進日本的先進減碳技術移轉至東協國家中應用,同時加速創造低碳或淨零產品、服務以及技術。


為透過JCM進一步鼓勵日本企業到海外進行有減碳效果的基礎建設,日本在2021年6月發布「零碳基礎建設倡議」(MoEJ Initiative for Decarbonized Infrastructure)[2],並於2021年10月高峰會中提出「東協和日本氣候變遷行動議程2.0」(ASEAN-Japan Climate Change Action Agenda 2.0)[3],期許雙方在保持透明度、減緩和調適三大支柱上強化氣候行動合作,改善東協國家環境基礎建設。


(三)亞洲零排放共同體概念


在COP 26催化下,日本除了繼續深化與東協國家的對話,並向國際社會倡導務實轉型之重要性。隨著國際合作於COP 27舉辦前再次成為焦點,日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於2022年提出「亞洲零排放共同體」(Asia Zero Emission Community, AZEC)概念,並在當年二十國集團(G20)高峰會期間與印尼簽署雙邊協議[4],在佐科威(Joko Widodo)總統支持下,向其他亞洲鄰國推廣這一理念,目前日本、澳洲和東協國家(緬甸除外)已參與其中。其成立的要旨是讓亞洲國家能在減碳進展上取得主導權,而非被動配合嚴格的歐洲標準,讓還在轉型階段的亞洲國家得以參與減碳同時建立亞洲規則。


在AZEC發展初期,日本政府強調其政策領域廣泛,包括能源效率、再生能源、氫和/或氨、CCUS、生物能源以及電網發展;在政策工具方面,日本將協助制定能源策略和路徑圖,以支持減碳技術的研發和示範,並為制定標準、必要的基礎設施、供應鏈和人力資源提供投資/融資。日本政府提供AZEC成功所需的必要資金、技術和能力建構,加上澳洲資源豐富,包括天然氣、再生能源以及關鍵礦產,也可在亞洲的減碳努力中發揮重要功能,是成功吸引東協國家參與之主因[5]。


三、AZEC重要合作進展:以菲律賓為例


COP28舉辦後,日本岸田首相於2023年12月18日紀念日本與東協建立友好合作關係50週年特別高峰會(Commemorative Summit for the 50th Year of ASEAN-Japan Friendship and Cooperation)舉行之際,召開AZEC高峰會[6]。會中強調AZEC夥伴國透過多種途徑實現凈零排放之共同目標,以及同時實現淨零、經濟成長和能源安全的重要性。此外,日本正在加速進行下世代綠色轉型(GX)技術的開發和引進,將透過AZEC概念分享日本的技術和經驗。


具體而言,AZEC會透過設在東協及東亞經濟研究所(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 for ASEAN and East Asia, ERIA)的亞洲零排放中心(Asia Zero Emission Center)進行政策協調;透過開發零排放工業園區等合作專案建立綠色供應鏈;透過支持AZEC倡議小組(AZEC Advocacy Group)在商界間展開合作以及促進轉型金融等。


AZEC高峰會聯合聲明[7]表示,日本將在未來50年透過AZEC,繼續與夥伴國一同為亞洲的淨零和世界的永續發展做出貢獻。各夥伴國均對AZEC寄予厚望。目前,公私部門已合作展開350多項實體專案,包括在AZEC高峰會前夕簽署約70份合作瞭解備忘錄(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MOU)[8]。其中,有鑑於東協國家難以自行研發相關技術,日本初期主要是透過日本國有企業向東協國家提供技術支持,例如與馬來西亞進行CCUS研究合作和價值鏈合作[9]。


此外,針對目前東協國家大多已在某程度上[10]宣示淨零或碳中和時程,僅剩菲律賓尚未承諾長期目標,日本也將予以協助。菲律賓現行僅計畫在2030以前,將再生能源在全國發電比例從目前22%提高至35%,預計到2040年將提高至50%,以減少35%的溫室氣體;同時啟動新能源車計畫,預計在2040年時所有行業中至少有半數車隊改用電動車。


為協助該等目標之實現,日本國際協力銀行(Japan Bank 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JBIC)於今(2024)年4月1日與菲律賓企業簽署MOU[11],希望透過「AZEC日菲專案開發平台」(AZEC Japan-Philippines Project Development Platform)具體實現以液化天然氣作為過渡性燃料、引進再生能源開發和減碳相關技術、建設具韌性的能源基礎設施等合作項目。菲律賓目前是繼越南和印尼之後,第三個同意日本公私營部門(包括日本企業)與當地政府啟動對話架構的夥伴國。


四、日本與東協在綠色能源合作之戰略意義


AZEC是日本在國際市場佈局的重要戰略,目的是希望讓日本作為技術開發的領導者,並以東南亞為未來主要技術輸出的市場。因此,整體策略將包含開發CCUS與其他淨零技術、推動跨國共同投資與融資、技術標準化、建構碳憑證市場等措施。


日本也希望吸引和開放更多亞太國家參與AZEC,因亞太區域在綠色能源方面面臨的挑戰與歐洲或北美不同,需要自己的解決方案,透過AZEC共同參與標準制定和供應鏈合作,將可有效解決亞太各國面臨之類似挑戰。其概念與日本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地區(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FOIP)戰略概念相連結。


總結日本與東協在綠色能源合作上之戰略思維如下:


第一,因應氣候變遷,對清潔能源轉型的大量投資會得到區域和全球的認可和獎勵,東協是全球最容易受到氣候變遷影響的區域之一,面臨很多利害關係,AZEC已得到澳洲和主要東協國等密切地緣戰略夥伴的支持,可為當前依賴中國大陸的投資者提供替代方案。


第二,日本在東南亞的援助、貿易和投資方面已有悠久的歷史,隨著美國採取行動在菲律賓建立新的軍事基地以對抗中國大陸,日本長期以來在東協的領導地位以經濟為主,將隨著綠色能源合作而促進更趨緊密之關係,並與其他議題連結,例如近期美日菲三國高峰會中,除了探討與南海問題相關之安全合作外,也 成立「呂宋經濟走廊」(Luzon Economic Corridor),促進當地包括清潔能源等基礎設施和投資。


第三,日本綠色能源合作的戰略思維主要是為了推動其國內綠色能源產業成長,然綠色能源合作帶來互惠互利,而非僅單方移轉。亞洲地區依賴便宜燃煤發電的國家占居多數,隨著俄烏戰爭後天然氣價格高漲,基於成本考量,短期內東南亞國家應難脫離對煤炭的依賴,因此降低碳排的技術未來在亞洲會有越來越大的需求。日本若能搶先建立亞洲地區有別於西方的技術與標準,不僅能協助東協國家解決問題、對減碳有具體影響力、提升其國際地位,也有助日本綠能技術商業化與經濟成長。


[1] Ministry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 May 28, 2021, Minister Kajiyama announced the Asia Energy Transition Initiative (AETI), https://www.meti.go.jp/english/press/2021/0528_002.html

[2] 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Jun. 15, 2021, MoEJ Initiative for Decarbonized Infrastructure, https://www.env.go.jp/content/900505904.pdf

[3] 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Oct. 27, 2021. ASEAN-Japan Climate Change Action Agenda 2.0, https://www.env.go.jp/content/900518120.pdf

[4]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Nov. 14, 2022, Joint Announcement on Asia Zero Emission Community(AZEC)Concept, https://www.mofa.go.jp/files/100420486.pdf

[5] Institute of Energy Economics, Japan, Dec. 2022, Chairman’s Message-Asian Zero Emission Community-, https://eneken.ieej.or.jp/en/chairmans-message/chairmans-message_202212.html.

[6]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Dec. 18, 2023, Asia Zero Emission Community (AZEC) Leaders Meeting, https://www.mofa.go.jp/mofaj/p_pd/ipr/pageit_000001_00123.html

[7]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Asia Zero Emission Community (AZEC) Leaders’ Joint Statement, Dec. 18, 2023, https://www.mofa.go.jp/mofaj/files/100596807.pdf

[8] The Government of Japan, AZEC: Asia’s Various Pathways to Net Zero Co-Created by Japan

[9] 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2023年6月28日,日本政府將與澳洲和東協合作制定碳捕捉規則,第799期電子報,https://web.wtocenter.org.tw/Page/120/386463

[10] Energy Asia, Growing Ambition Underpins ASEAN’s Net-Zero Targets,

[11] 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2024年4月10日,菲律賓與日本攜手共建清潔能源未來,第818期電子報,https://web.wtocenter.org.tw/Page/327/397162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