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爾地夫中國自由貿易協定》與「馬-中-印關係」

馬爾地夫國會於今(2017)年11月29日批准《馬爾地夫中國自由貿易協定》(Maldives-China Free Trade Agreement, MCFTA)。馬爾地夫經濟發展部長穆罕默德·薩伊德(Mohamed Saeed)表示,馬中自貿協定將大力促進兩國多領域經貿往來,加速兩國旅遊、航空、建築等多行業合作。


根據該協定,95%的商品將降為零關稅。對馬爾地夫而言,協定涵蓋項目占馬國從中國進口額的95.1%。其中,占其稅目數比例70.3%的產品將在協定生效後立即取消關稅,另有20.3%和5%的產品將分別在5年內和8年內逐步取消關稅。對中國大陸而言,協定涵蓋項目占中國大陸從馬爾地夫進口額的96.4%。其中,占我稅目數91.1%的產品將在協定生效後立即取消關稅,另有4.3%的產品將在5年內逐步取消關稅。


根據2016年貿易統計,中國大陸是馬爾地夫第三大進口國(前兩大分別為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新加坡),進口金額高達2億8千萬美元,占馬爾地夫進口總額的13.4%,成長幅度高達94%。馬爾地夫自中國大陸進口的前五大商品分別為機械設備、鋼鐵、船舶、電機設備與家具。相對的,中國大陸為馬爾地夫第27大出口國(馬爾地夫前三大出口國分別為泰國、斯里蘭卡與美國),並非馬爾地夫主要的出口國,出口金額僅11萬美元。


馬中自貿協定的通過讓馬爾地夫成為繼巴基斯坦之後,南亞地區第二個與中國大陸簽訂自FTA的國家,而這也是馬爾地夫第一次與他國簽訂國家別的自貿協定。面對馬中關係的快速進展,印度媒體形容此為「敲響對印度的警鐘」。


然而,馬中自貿協定的快速批准也引發爭議。馬爾地夫最大反對黨-馬爾地夫民主黨(Maldives Democratic Party, MDP)表示該協定的批准過程過於倉促,並未充分討論,長達一千多頁的自貿協定僅花不到10分鐘即通過之。此外,在批准程序之前,反對黨並未事先收到該協定內容,甚至批准之際,85位國會議員僅有30位出席。雖然反對黨嚴厲抨擊之,但礙於反對勢力過小,仍無法改變馬國目前的政治走向。


外界多半認為馬中自貿協定可能讓馬爾地夫成為下一個斯里蘭卡,陷入龐大對中外債的泥淖(債務陷阱)。馬爾地夫長期對中國大陸貿易逆差,且逐年擴大,從2007年約2千萬美元擴大至2016年約2億8千萬美元。此外,有高達七成的外債來自於中國、高達三分之一的旅客為陸客。


針對上述批評,馬爾地夫駐斯里蘭卡大使Mohamed Hussain Shareef表示:「馬中自貿協定僅是基於純粹的『商業利益』,並不影響馬爾地夫與鄰國之間的關係。」此外,他也提及:「馬累(Malé)(馬爾地夫首都)是區域安全的重要部份。印度洋上的區域安全將由馬爾地夫、印度和斯里蘭卡共同來維護,並不歡迎其他國家干涉印度洋事務。」此番言論被視為是試圖緩解反對黨對於馬爾地夫主權安全上的疑慮。


馬中關係近年即逐漸靠攏。2014年9月,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馬爾地夫,一致同意構建中馬面向未來的「全面友好合作夥伴關係」。習近平也成為第一位訪問馬爾地夫的中國最高領導人。隨後馬爾地夫也公開表示支持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期望透過中國,將馬爾地夫打造成印度洋上的重要貿易樞紐,尤其是馬國首都-馬累港。馬爾地夫因其位於印度洋中心位置,而使之成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據點。


今(2017)年12月7日,馬爾地夫總統亞明(Abdulla Yameen)訪問中國大陸並會見習近平,一同簽署了《馬爾地夫中國自由貿易協定》(MCFTA)與《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諒解備忘錄》,以及經濟技術、人力資源開發、海洋、環境、衛生、金融等領域雙邊合作。中方讚賞馬方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視馬方為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合作夥伴。馬方則強調中國大陸是馬爾地夫重要且可靠的合作夥伴,中國大陸「一帶一路」倡議極大程度推動了廣大中小國家的發展。期待中國大陸在全球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並願加強同中方溝通協調。


雖然該地區早已存在地區性的《南亞自由貿易協定》(South Asia Free Trade Area, SAFTA),但馬爾地夫仍認為SAFTA在實踐上存在許多非關稅障礙。而若與中國大陸簽訂FTA,將能在沒有這些障礙的狀況下進行貿易。


對印度而言,雖然震驚馬中關係的突破性進展,但其過往似乎未將與馬爾地夫之間的關係列為重要議程。2014年印度總理莫迪上台後,始展開睦鄰外交,三年以來已遍訪周遭鄰國,甚至也訪問了印度的死對頭巴基斯坦,惟獨漏馬爾地夫。印度與馬爾地夫之間目前也未存在任何自貿協定。


馬爾地夫總統亞明雖然於外交上聲稱奉行「印度第一」(India First)政策,但顯然此次馬中自貿協定上,並未考慮印度在安全問題上的疑慮,該疑慮來自於外界揣測馬累港是否有可能成為中國未來在印度洋上的重要軍事據點,而印度洋傳統上被印度視為其勢力範圍,自然不能容忍因他國染指,而動搖印度自身在印度洋上的霸主地位。

資料來源:

The Economic Times. Dec 1, 2017. “Maldives-China FTA could plunge Maldives into political crisis.”

The Hindu. Dec 4, 2017. “FTA with China purely commercial, says Maldives.”

The Hindu. Dec 1, 2017. “India silent on Maldives, China FTA.”

中國自由貿易區服務網,2017年12月5日,「馬爾代夫內閣批准簽署馬中自貿協定 95%貿易品零關稅」,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2017年12月7日,「習近平同馬爾代夫總統亞明舉行會談」,

4 次瀏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美印貿易政策論壇將在2021年底召開 印度敦促美國重啟貿易協議談判

美國與印度可望在今(2021)年內重啟停擺四年(自2017年起)的貿易政策論壇(Trade Policy Forum, TPF),為恢復雙邊貿易談判做好準備。印度殷切期盼「重啟」(restarting)關於迷你版貿易協議(mini-trade deal)的對話,但拜登政府想要先解決「刺激問題」(irritants),例如關稅、市場進入、投資與服務等,而沒有要立即談判協議。美國貿易代表處(USTR)

受疫情影響越南2021年第三季GDP衰退6.17%,為近20年首見季度衰退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簡稱新冠肺炎)自2020年初蔓延迄今,已逾一年半。疫情下的封鎖以及停班停課等政策,已對許多國家之經濟造成巨大衝擊,尤其以仰賴製造業出口以及觀光業的國家為甚,例如越南。越南統計總局(General Statistics Office)2021年9月29日公布,越南國內第三季生產毛額(GDP)較2020年同期下滑6.17%,此為越南自2000年來首見衰退之季度GDP

美國和新加坡將啟動成長與創新夥伴關係、供應鏈對話機制

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於2021年8月23日訪問新加坡,為她上任後首度出訪亞洲,聚焦在與東南亞國家在供應鏈方面進行更緊密的合作。賀錦麗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會晤後,雙方宣布在多個領域進行新的合作計畫,包括氣候變遷、網路安全、包容性成長與創新、韌性供應鏈、防疫合作、太空等領域,以及共同的安全挑戰。其中,在供應鏈韌性上,美方將與新加坡啟動新的「成長與創新夥伴關係」(Part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