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在川普退出TPP後面臨之展望與困境

馬來西亞近期在貿易上遭遇多處難題,首先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就任後隨即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致使全球貿易保護主義升溫,區域經濟整合之路受阻;此外,馬國為川普所稱「造成美國鉅額貿易逆差之貿易騙子(Trade Cheater)」之列,美國政府已著手調查各項貿易產品,找出美國對馬國造成鉅額貿易逆差的主要原因及其中是否涉及不法;川普另頒布一項行政命令,要求美國貿易代表檢視過去與馬國未完成協商之自由貿易協定,以上各項因素迫使馬國必須調整其貿易政策。

但樂觀來看,美國前述作為可能意味著馬國為美國所重視之貿易夥伴之一,並且可趁此讓美國重新檢視及擬定對馬國的貿易政策,故此時仍難以斷定結果是好是壞。

美國退出TPP無疑在過去對於參與TPP展現出高度熱情的馬國上澆了一頭冷水,此勢必對馬國的貿易政策帶來一段混亂期,今(2017)年3月份時馬國國際貿易暨工業部長Datuk Seri Mustapa Mohamed曾表示,馬國對沒有美國的TPP-11參與興趣恐降低。此態度轉變顯而易見,TPP對馬國而言,最主要的作用就是加強與美國在貿易上的聯繫,沒有美國參與的話,加強與秘魯、墨西哥及加拿大等國家的聯繫,相較而言對於馬國而言並不具有特別的吸引力。

然而,Datuk Seri Mustapa Mohamed於今年7月份接受採訪時表示,馬國正熱切希望與其他國討論TPP在新架構下生效的前景,顯示馬國政府對於參與TPP的態度又有所轉變。馬國經濟學者Dr. Shankaran Namibiar也提出下列因素,認為該國會繼續參與TPP-11。首先,雖然美國在TPP的前景未明,但馬國與加拿大尚未簽署任何雙邊協議,TPP-11可具備同等效用;再者,馬國正積極探究與中南美洲的貿易潛力,TPP-11成員包含中南美大國如祕魯、智利及墨西哥等,馬國與秘魯及墨西哥也尚未簽署任何經貿協定,雖然目前來看與此區域貿易往來並不活躍,但難以斷言沒有發展潛力;最後也最重要的是,TPP已談判良久,大國如紐澳、日本都不會輕言放棄,並對美國重新加入抱持高度樂觀。

【由張立宇綜合報導,取材自The Edge Markets、New Straits Times,2017年8月1日】

0 次瀏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菲律賓可能因疫情持續延燒無法達成2021年經濟成長6.5%之目標

受到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簡稱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延燒之影響,菲律賓國家經濟發展部(National Economic and Development Authority, NEDA)代理部長Karl Chua 4月14日表示由於疫情持續擴散中,迫使菲律賓首都重啟為期兩週之封鎖,因此菲律賓可能無法達成今(2021)年國內生產毛額(GDP)至少成長6.5%的目標。 菲國自2020年3月疫

美國將暫停TIFA下與緬甸所有的貿易往來 重新考慮對緬甸的GSP待遇

因應緬甸政變後情勢激化,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於3月29日宣布,美國將立即有效地暫停2013年《貿易投資架構協議》(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 TIFA)下與緬甸所有的貿易往來,直到回歸民選政府前。根據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新聞稿,美國支持緬甸人民嘗試恢復民選政府的努力,並強烈譴責緬甸安全部隊對人民的殘忍暴力行為,

川普可能在卸任前宣布對越南進口產品課徵關稅

根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有可能在明(2021)年1月份卸任前,宣布對越南進口產品課徵關稅。此前12月16日,美國財政部才將越南、瑞士等國列為「匯率操縱國」(currency manipulator)。 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目前正依照301條款,調查越南的匯率操縱行為,最快預計在2021年1月7日公布結果。亞洲貿易中心(Asian T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