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未來東協的關鍵角色

緬甸的政治轉型過程迄今已獲得出乎意料的成果,雖然其後仍有許多考驗須面對。總體而言,若與緬甸背負的歷史相較,其發展前景實為樂觀,這對東協來說是個好預兆。假以時日,東協若運作地比歐盟更有效且在經濟表現上更為出色的話,緬甸預期將在其中扮演要角。


緬甸豐富的資源和發展需求,將會是其成長的催化劑。自2011年來,緬甸內政改革以及與美國、歐盟和其他東協國家的關係改善,使得緬甸的發展願景得以產生。緬甸外交政策的改變和在區域內愈趨重要的地位不僅影響自身經濟成長,同時也會對東協的實力和凝聚力產生影響。


緬甸戰略和政治前景也在持續發展中,因此有必要了解該國內政和區域的態勢。2014年緬甸首次擔任東協主席國,此職非為易事,不過一般評論皆給奈比多政府的表現高度肯定,尤其是為去(2015)年成立東協經濟共同體所做的準備。未來東協經濟共同體將逐步邁向建立一個共同市場。


然而,南海主權爭議和緊張局勢使得緬甸在主席國任期並非一帆風順,必須面對艱難決定和管理挑戰,尤其是在如何維持東協團結和避免激怒中國大陸之間,取得微妙平衡。


此外,諸如宗教、部族間的暴力和基礎建設不足等,皆為緬甸的重大挑戰。不過,緬甸擔任主席國的經驗為其在東協的地位奠下良好基礎,緬甸下一階段的成長關鍵將是繼續參與東協運作,並拉近與其他會員國的關係,而緬甸的發展也會嘉惠所有東協會員國。


【由張立宇綜合報導,取材自新加坡海峽時報(Strait Times),2016年4月7日】

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世界銀行(World Bank, 簡稱「世銀」)於9月27日公布最新的亞太區域經濟成長預測報告,由今年4月估計的5%,下修至3.2%。中國大陸更在世銀此次預測中由5%下修至2.8%,係其自1990年來首次經濟成長落後亞太區域其他開發中國家。此報告涵蓋東亞、東南亞和太平洋島國等區域,但並不包含日本、南北韓等國。 世銀東亞及太平洋區域首席經濟學家Aaditya Mattoo指出,中國大陸原在疫情後時期

根據《日經亞洲》(Nikkei Asia)9月6日報導,為促進疫後復甦與抑制通膨,東南亞國家正尋求加強與俄羅斯的經濟聯繫,以促進貿易活動。此將使俄羅斯得到喘息空間,阻礙歐美等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全面制裁行動,因為東南亞國家欲優先解決自身經濟困境。東協10國中迄今只有新加坡跟進西方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其餘國家多保持緘默、不選邊站之態度。 泰國方面,俄羅斯航空(Aeroflot)將於10月底重啟莫斯科

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自2022年6月正式就任後,於同年9月6日與7日展開上任後首次國是訪問。首站為同為東協國家且為區域主要經濟體之一的印尼,第二站為主要貿易夥伴新加坡。在以推動國家疫後經濟復甦為執政首要目標下,小馬可仕本次出訪也聚焦在菲國與印、星雙邊的經貿活動,以強化雙邊經濟聯繫。跟隨出訪官員包括貿工部長巴斯克華(Alfredo E. Pascual)、財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