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正義組織調查緬甸軍方之武器與裝備來源

緬甸正義組織(Justice for Myanmar, JFM)於今(2022)年8月11日公布一份調查報告,主要係來自國防部採購部門外洩檔案、業界情報以及網路消息,確定擁有262名董事和股東的116家公司作為中間商,向緬甸軍方提供數百萬美元的武器和裝備。其中,自2021年2月政變以來,有31家公司與緬甸軍方積極開展業務,另有27家公司自2017年以來便有業務往來,導致武裝部隊對緬甸西部的羅興亞人發動種族滅絕式的攻擊,是軍方暴行犯罪的共謀,必須阻止他們與軍方進一步合作。


供應軍方的78家緬甸公司,至少有38家在新加坡的子公司或關係企業涉入。新加坡長期以來是緬甸軍方及其盟友和商人的離岸貿易中心和金融庇護所,例如,天溢國際有限公司(Venture Sky International Ltd)於2016年與緬甸空軍簽訂了至少12份提供飛機配件的契約;緬甸公司MCM 太平洋私人有限公司(MCM Pacific Pte Ltd)的新加坡子公司為緬甸空軍提供Mi-2,Mi-17和Bell 206直升機的零件。


JFM報告指出,新加坡公司參與為緬甸軍方提供物資,對數百萬緬甸人民的生命構成了迫在眉睫的威脅,因此,作為東協成員之一,新加坡可在解決緬甸危機方面扮演重要角色,應先結束對軍方的供應,停止成為軍政府的共謀。該報告除了詳細提供關於緬甸軍隊在何處以及如何取得武器、軍用車輛以及噴射機、坦克和裝甲運兵車所需的配件外,也公布一份涉案企業名單,包括公司董事和主要股東,並呼籲對這些公司和個人實施緊急制裁。此外,其也特別呼籲新加坡政府應禁止其領土,包括銀行和港口,被用於向緬甸軍方供應武器和設備。


美國、英國和加拿大等西方國家已經對一些軍火商實施制裁,其中最主要的是由緬甸商業大亨塔查(Tay Za)擁有的霍圖集團(Htoo Group),負責從烏克蘭和俄羅斯公司進口噴射戰鬥機零件;緬甸化學機械公司(Myanmar Chemical and Machinery Co.)與購買大量裝備有關,包括K-8教練機、裝甲運兵車和輕型坦克;國際門戶集團(International Gateways Group)是緬甸空軍和海軍最大的武器供應商之一,特別是來自中國大陸的貿易。但正如JFM報告所言,目前向軍政府提供武器和其他產品的公司中,只有少數受到制裁,絕大多數公司仍繼續自由運營。


經濟制裁是否為推翻緬甸軍政府的關鍵,或許是個有待商榷的問題。但緬甸軍方在抵禦國際孤立的經驗悠久,並且長期在中國大陸、印度和泰國等亞洲鄰國遊走,新加坡對於活動人士呼籲沒收新加坡銀行體系中來自緬甸的骯髒資金,向來也持抵制態度。因此,若西方國家真的有意切斷緬甸軍方的資金,從JFM報告公布的名單看來,還有很多制裁目標。



【由鐘雲曦綜合報導,取材自The Diplomat,2022年8月12日;Justice for Myanmar,2022年8月11日】

10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世界銀行(World Bank, 簡稱「世銀」)於9月27日公布最新的亞太區域經濟成長預測報告,由今年4月估計的5%,下修至3.2%。中國大陸更在世銀此次預測中由5%下修至2.8%,係其自1990年來首次經濟成長落後亞太區域其他開發中國家。此報告涵蓋東亞、東南亞和太平洋島國等區域,但並不包含日本、南北韓等國。 世銀東亞及太平洋區域首席經濟學家Aaditya Mattoo指出,中國大陸原在疫情後時期

根據《日經亞洲》(Nikkei Asia)9月6日報導,為促進疫後復甦與抑制通膨,東南亞國家正尋求加強與俄羅斯的經濟聯繫,以促進貿易活動。此將使俄羅斯得到喘息空間,阻礙歐美等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全面制裁行動,因為東南亞國家欲優先解決自身經濟困境。東協10國中迄今只有新加坡跟進西方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其餘國家多保持緘默、不選邊站之態度。 泰國方面,俄羅斯航空(Aeroflot)將於10月底重啟莫斯科

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自2022年6月正式就任後,於同年9月6日與7日展開上任後首次國是訪問。首站為同為東協國家且為區域主要經濟體之一的印尼,第二站為主要貿易夥伴新加坡。在以推動國家疫後經濟復甦為執政首要目標下,小馬可仕本次出訪也聚焦在菲國與印、星雙邊的經貿活動,以強化雙邊經濟聯繫。跟隨出訪官員包括貿工部長巴斯克華(Alfredo E. Pascual)、財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