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著新任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的經濟挑戰

2022年5月9日,菲律賓舉辦第17屆總統大選[1],雖正式結果將於5月底宣布,然就開票結果而言,前獨裁者馬可仕的兒子小馬可仕(Ferdinand“Bongbong”Marcos Jr.)已確定勝選,將於6月30日就職成為菲律賓第十七屆總統,現任總統杜特蒂之女達沃市(Davao)市長薩拉(Sara Duterte Carpio)為副總統,並接任教育部長。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簡稱新冠肺炎)自2020年迄今大幅衝擊東協各國經濟發展,隨著疫苗完整接種率(fully vaccinated)逐漸上升,菲律賓亦慢慢放鬆國內封鎖政策,並於4月1日起重啟國境,完整接種之旅客得以入境免隔離,菲律賓各使領館將恢復簽發簽證。此舉目的為恢復菲國觀光業之繁榮,觀光業是菲國重要經濟來源之一,在疫情前,觀光業占菲國13%的GDP來源,產值達500億美元。儘管在政策鬆綁以及疫苗接種率提升之情勢下,菲國的經濟逐漸復甦,疫情對菲國經濟以及人民生活傷害甚深,故經濟發展是本次選舉中菲國人民最關切的議題之一,外界也預期此為小馬可仕上任後首要面臨的最大挑戰。


首先,雖然菲律賓統計局(Philippine Statistics Authority, PSA)5月12日公布,2022年第一季國內生產毛額(GDP)年增8.3%,優於2021年第四季的7.8%,並大幅超越市場預估成長6.7%。然而,全球通膨情勢嚴峻,菲國亦不例外,2022年4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onsumer Price Index, CPI)年增4.9%,為三年來新高點。對此,小馬可仕已承諾向養豬戶提供幫助和貸款,以降低豬肉價格並增加供應,他亦贊成暫緩徵收石油稅(oil tax)以抑制燃料價格上漲。


其次,小馬可仕應會遵循杜特蒂的「Build、Build、Build」計畫,啟動國內大型基礎建設,尤其關注首都圈外的機場與公路建設以及數位基礎建設。如果前所述,其反對在此復原時刻下對人民徵收新稅,然而如此一來政府收入將減少,加上疫情期間為對抗疫情政府累積之債務,使菲國政府在財務上不易負擔投入大型基礎建設所需之資金。此外,在國內貿易赤字下,菲律賓貨幣披索(peso)2022年迄今已貶近3%,並持續走弱,經濟學家認為披索為該區域最脆弱貨幣之一。因應此趨勢,5月19日,菲律賓中央銀行決議升息1碼,啟動升息循環,為2018年以來首次升息。


整體觀之,在面臨疫情衝擊兩年後,菲律賓的經濟復甦尚有一段路。小馬可仕政府同時須面對人民對經濟復甦之期待以及疫情對菲國經濟造成之創傷。在競選階段中,小馬可仕相對其主要對手現任副總統羅貝多(Leni Robredo)並未提出明確之經濟政見,此亦使外資對菲國經濟發展充滿不確定性,外界皆期待其上任後能有更為清楚之經貿政策藍圖。

[1] 副總統為第16屆。


【由巫佩蒂綜合報導,取材自Bloomberg,2022年5月18日;The Diplomat,2022年5月17日】

23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世界銀行(World Bank, 簡稱「世銀」)於9月27日公布最新的亞太區域經濟成長預測報告,由今年4月估計的5%,下修至3.2%。中國大陸更在世銀此次預測中由5%下修至2.8%,係其自1990年來首次經濟成長落後亞太區域其他開發中國家。此報告涵蓋東亞、東南亞和太平洋島國等區域,但並不包含日本、南北韓等國。 世銀東亞及太平洋區域首席經濟學家Aaditya Mattoo指出,中國大陸原在疫情後時期

根據《日經亞洲》(Nikkei Asia)9月6日報導,為促進疫後復甦與抑制通膨,東南亞國家正尋求加強與俄羅斯的經濟聯繫,以促進貿易活動。此將使俄羅斯得到喘息空間,阻礙歐美等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全面制裁行動,因為東南亞國家欲優先解決自身經濟困境。東協10國中迄今只有新加坡跟進西方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其餘國家多保持緘默、不選邊站之態度。 泰國方面,俄羅斯航空(Aeroflot)將於10月底重啟莫斯科

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自2022年6月正式就任後,於同年9月6日與7日展開上任後首次國是訪問。首站為同為東協國家且為區域主要經濟體之一的印尼,第二站為主要貿易夥伴新加坡。在以推動國家疫後經濟復甦為執政首要目標下,小馬可仕本次出訪也聚焦在菲國與印、星雙邊的經貿活動,以強化雙邊經濟聯繫。跟隨出訪官員包括貿工部長巴斯克華(Alfredo E. Pascual)、財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