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屆東協-美國領袖會談9月24日落幕

第二屆東協-美國領袖會談已於美東時間9月24日在紐約落幕,會中針對多項加強美國、東協雙邊利益之議題做出重大決定,除為更穩健的跨部門關係帶來願景,也制定了有利於未來合作雙贏的議題。

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在此次會議上,首先證實美國明(2011)年將參與在印尼舉行的第六屆東亞高峰會(East Asia Summit),同時也強調美國持續支持以東協為中心的區域整合機制,和其跨疆界的全球重要地位。為表示美國加強與東協開展全面性關係的堅定立場,美方也將任命首位駐東協大使派駐雅加達東協秘書處。此外,美國也表示支持東協跨政府人權委員會(ASEAN Intergovernmental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AICHR),並將透過能力建構計畫,提供對東協婦孺推廣保護委員會(ASEAN Commission on the Promotion and Protec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en and Children, ACWC)的協助。AICHR和ACWC預計將分別於今年年底前和明年度籌組取經團赴美考察。

擔任本次會談共同主席的越南國家主席阮明哲(Nguyen Minh Triet)指出,東協與美國的關係自去年新加坡首度會談以來持續增進,東協有信心此次會議將更全面提升雙方的關係,並對東協區域的和平、穩定及發展有實質助益。歐巴馬也重申其於2009年領袖會談上的承諾,持續支持東協在2015年建構一更有效率與整合性的東協共同體,包括維持穩定的經濟成長。他表示,東協的人民與其未來和美國利益攸關,因為東協是美國第五大出口市場,許多國家也是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對美國而言,東協富有數以百萬計的經濟機會。 於此會議中,各國領袖也進一步協商出多個優先合作的領域,包括教育、人力資源發展,以及貿易與投資等。為將東協與美國的夥伴關係提升到更高層次,會議中也正式通過了東協-美國名人小組(ASEAN-US Eminent Persons Group)的職權範圍。另針對《東協-美國貿易與投資架構安排》(ASEAN-US 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rrangement, ASEAN-US TIFA),與會者也同意將更加努力提出新的議題。

至於先前傳出美國有意藉南海爭議聯合東協國家制衡中國,不過此次會議後發布的聯合聲明中,雙方對相關議題僅重申包括區域和平穩定、海事安全、貿易暢通、航行自由等的重要性,並應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UNCLOS)等具有國際共識之法規與和平解決爭端之方式。

當日稍早,美國-東協商會(US-ASEAN Business Council, USABC)和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也為東協領袖和東協秘書長蘇林博士(Dr Surin Pitsuwan)舉行了一場早餐高峰會,提供美國商會組織成員和東協領袖們對話、互動的機會,也讓美國企業彼此交換意見,尋求促進貿易投資的方法,期以增進東協與美國之間的經濟活動及經濟成長。

【由吳泰毅報導,取材自ASEAN網站,2010年9月25日】


0 次瀏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美印貿易政策論壇將在2021年底召開 印度敦促美國重啟貿易協議談判

美國與印度可望在今(2021)年內重啟停擺四年(自2017年起)的貿易政策論壇(Trade Policy Forum, TPF),為恢復雙邊貿易談判做好準備。印度殷切期盼「重啟」(restarting)關於迷你版貿易協議(mini-trade deal)的對話,但拜登政府想要先解決「刺激問題」(irritants),例如關稅、市場進入、投資與服務等,而沒有要立即談判協議。美國貿易代表處(USTR)

受疫情影響越南2021年第三季GDP衰退6.17%,為近20年首見季度衰退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簡稱新冠肺炎)自2020年初蔓延迄今,已逾一年半。疫情下的封鎖以及停班停課等政策,已對許多國家之經濟造成巨大衝擊,尤其以仰賴製造業出口以及觀光業的國家為甚,例如越南。越南統計總局(General Statistics Office)2021年9月29日公布,越南國內第三季生產毛額(GDP)較2020年同期下滑6.17%,此為越南自2000年來首見衰退之季度GDP

美國和新加坡將啟動成長與創新夥伴關係、供應鏈對話機制

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於2021年8月23日訪問新加坡,為她上任後首度出訪亞洲,聚焦在與東南亞國家在供應鏈方面進行更緊密的合作。賀錦麗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會晤後,雙方宣布在多個領域進行新的合作計畫,包括氣候變遷、網路安全、包容性成長與創新、韌性供應鏈、防疫合作、太空等領域,以及共同的安全挑戰。其中,在供應鏈韌性上,美方將與新加坡啟動新的「成長與創新夥伴關係」(Part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