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協達陣 加入RCEP更迫切

第27屆東南亞國家協會領袖會議頃在吉隆坡落幕,會後發布「2015年東協共同體成立吉隆坡宣言」,宣布東協共同體(AEC)正式於2015年12月31日成立。另外,東協亦宣布將致力在2016年完成區域全面經濟夥伴(RCEP)的談判,打造一個涵蓋全球最大人口數量的自由貿易區。


東協國家一向為我重要之貿易、投資夥伴,然東協過去以來加強內部與對外之經濟整合,包括自2004年起陸續與中國大陸、日本、韓國、紐西蘭、澳洲與印度等6國簽署「東協加一」FTA,實施降稅與開放服務業市場等,不僅衝擊我國貨品進入東協市場,也對我服務業出口至東協及在區域內布局,產生諸多不利的限制。例如,我國近年對東協國家出口貿易成長率趨緩,滯後於韓國,即係受到東協整合對我之影響。再者,近年我廠商因應中國大陸投資環境惡化,擴大前往東協布局,更導致我國對東協直接出口成長趨緩,也促成新一波對東協投資的熱潮。

針對東協將於2016年完成與周圍6國間之RCEP談判,政府自2014年即已明確宣示,將採取「雙軌併進」策略,同步爭取加入由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及以東協擔綱的RCEP,同時減緩大量廠商外移至東協布局的壓力。惟因近兩年政府推動參與區域整合之行動未見明顯成效,尤其RCEP之成員涵蓋中國大陸,該項「中國因素」恐成政府推動參與RCEP的最大阻力,因此廠商進駐東協仍然絡繹不絕於途,投資規模較諸1990、2000年代兩波「南向政策」的投資潮更加大型化與集中化,產業別範圍更涵蓋傳統產業、科技產業以及各種服務業。


以美、日為首的TPP談判頃於10月5日宣告完成談判,行政院立即跨部門總動員,研析TPP條文及進行我國爭取加入TPP的各項自由化落差與法規盤點,以爭取被納入下波新會員的名單中。


相較於政府對TPP的重視與劍及履及,RCEP的談判預計將在2016年內完成,雖較原本預定的2015年底期限有所遲延,然而東協經濟共同體已經達陣,東協與中國大陸、韓國更陸續更新原有的東協加一FTA自由化承諾,朝向升級版的FTA邁進, 因此我國面對東協與東亞之間快速的經濟整合,更有迫切因應的需要。


政府除應推動參與區域整合外,亦應研擬突圍方法,包括推動產業合作、建立區域對區域合作,及參考日、韓兩國搭配官方援助(ODA)措施等。此外,我國爭取參與東亞整合或RCEP所涉之「中國因素」應如何排除,也需要政府及早規畫解決之道。不論是目前政府的「雙軌併進」策略,或是民進黨提出的「新南向政策」,恐怕都必須著墨,沒有迴避空間。


作者:本中心徐主任遵慈

(本文原載於中國時報11月25日時論)

1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新冠疫情爆發至今已過兩年,對東南亞勞動市場造成了巨大的衝擊,尤其是移工就業之穩定性。大部分以移工為主的產業或企業在疫情期間,因供應鏈問題或全球市場需求低,而被迫暫停營運或甚至停業。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 ILO),東協區域於2020年的總勞動時數減少了8.4%,整體勞動市場損失7.8%的收入,而該區域減少大約1,060萬就業機會。 全球

由Google、淡馬錫(Temasek)與貝恩公司(Bain & Company)聯合編寫的《2022年東南亞數位經濟報告》(e-Conomy SEA 2022)於2022年底10月發布,當中指出東南亞的數位經濟商品交易總額(Gross Merchandise Value, GMV)將有望達到2,000億美元,比原先預測2025年提早3年達成。 自2016年起年年發布的《東南亞數位經濟報告》主要研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於今(2022)年針對臺灣企業在美中衝突下的因應之道,對500多名臺灣企業高階主管進行調查,於10月4日發布報告。這項調查於7月下旬進行,時值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8月2日訪臺前,中國大陸預告將會進行制裁與演習,因此,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