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協在「印度─太平洋區域」戰略地位之挑戰

東協不僅擁有在地理位置上與中國大陸相鄰之關鍵地位,也同時扮演太平洋與印度洋間戰略地位連結之角色,故東協將可能成為崛起中的「印度─太平洋體系」(Indo-Pacific system)的地理中心位置。從能源安全之角度觀察,印度洋係中東與北非之間相當重要而廣闊的石油及天然氣運輸通道,對於亞太區域經濟成長具高度重要性。因此,區域內主要強權也積極與東協拓展雙邊關係,期望藉此提升該國對東協國家的影響力。

針對澳洲總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於今(2013)年5月提出的《2013年國防白皮書》(2013 Defence White Paper),許多分析師將焦點置於該份白皮書中關於「澳洲─美國─中國大陸」之三邊關係,認為澳洲當前的國防政策較過去更加傾向崛起中的中國大陸。然而,該份白皮書所強調的一項重要且被忽略的重點在於,近年來東南亞區域的和平與穩定,已逐漸成為澳洲國防戰略的關注焦點。不可否認的是,中國大陸仍然是影響澳洲國防戰略的重要關鍵,但隨著東南亞區域的國際影響力日益提升,將可能使得澳洲戰略布局出現「典範移轉」(paradigm shift)之發展趨勢。

與此同時,印度也再度提出對於東南亞區域發展的高度興趣。舉例而言,印度曾在去(2012)年召開的「東協─印度紀念領袖會議」(ASEAN–India Commemorative Summit)中,同意針對雙方在2003年簽署之《東協─印度共同打擊國際恐怖主義合作宣言》(ASEAN–India Joint Declaration for Cooperation to Combat International Terrorism)持續深化合作。此外,印度也針對與東南亞各國進一步建立雙邊安全合作展開可行性研究,而印度國防部長安東尼(A. K. Antony)也曾在今年1月前往緬甸訪問。

做為亞太區域主要國家之一的美國,近來也積極與東南亞各國展開交流與互動,除了強化美國在東南亞區域之軍事布署外,也同時增進美國與東南亞各國之雙邊政治與經貿關係。

相對而言,由於中國大陸與部分東協會員國存在南海領土爭議,使得中國大陸與東南亞各國之軍事合作受到相當程度之限制。然而,中國大陸仍嘗試排除政治影響因素,與東南亞國家展開單純的軍事合作,例如中國大陸已與寮國、緬甸、泰國針對湄公河流域建立共同巡邏機制,藉以剷除該區域可能的跨境犯罪行為。

為了有效管理東南亞區域的軍事安全關係,並進一步形塑「印度─太平洋」安全合作架構,目前為止許多區域內強權都積極推動「以東協為核心」(ASEAN-led)的合作建制,例如東協區域論壇(ASEAN Regional Forum)、東亞高峰會(East Asia Summit)及東協國防部長擴大會議(ASEAN Defence Ministers’ Meeting-Plus)等。而在東協所遵循的多邊對話及信心建立等核心原則下,該組織儼然成為貫徹「多邊主義」(multilateralism)的絕佳代名詞,而上述各項以東協為核心的合作建制,就成為提供區域安全合作的最適場域。然而,這些以東協為核心的區域安全合作建制,在東協目前仍未出現足夠強大的區域強權下,未來是否能持續滿足東協之整體利益或個別國家利益,目前仍是未知數。

而除了東協欠缺足夠強大的區域強權外,東協各國對於維持「東協中心性」(ASEAN Centrality)也存在三項主要障礙。第一,部分東協會員國之間可能存在合作歧見,將弱化東協主導建立「印度─太平洋」戰略區域之權威性。由於東協以外的區域強權可能對相關安全合作建制帶來高度影響,而非由東協會員國實際主導,可能使得東協會員國之間對於合作內容出現政治歧見。

第二,東協在政治與安全因素考量下所建立的既有合作制度,將可能導致東協中心性受到損害,特別是東協針對主席國(chairmanship)與秘書長(secretary-generalship)所採用的輪值方式,可能弱化東協的政策一致性及對特定議題的應變能力。舉例而言,近來緬甸境內的佛教徒與穆斯林爆發嚴重衝突,惟新任東協秘書長對於衝突解決卻無所作為,與前任東協秘書長蘇林(Surin Pitsuwan)呈現極大對比,蘇林採取主動警告緬甸政府種族衝突可能存在的危險,同時也對此規劃東協、聯合國及緬甸之間的三方對話會議。此外,對於馬來西亞政府與其境內蘇祿蘇丹國(Sulu Sultanate)所爆發的武裝衝突,現任東協輪值主席國汶萊也未採取積極調解作為。由此可見,在區域安全議題方面,東協輪值主席與東協秘書長所採取的政策作為,其影響力遠大於東協組織架構或相關法規之約束力。

第三,東協區域內也存在安全困境(security dilemma)之風險。由於有越來越多的東協國家開始與非東協國家建立軍事同盟,造成其他東協國家開始產生不安全感,使得該等國家也逐漸強化本身的軍事能力。舉例而言,印尼近期即已開始規劃添購10架以上的「蘇愷」(Sukhoi)戰鬥機,以及130輛「豹2型」(Leopard 2)坦克。與此同時,泰國也在今年編列大約57億美元的國防經費,較前一年度大幅增加7%。在此情況下,東協有必要對於會員國之間逐漸形成的區域軍備競賽展開協調工作。

印尼外交部長馬提(Marty Natalegawa)近來就曾提出簽訂《印度─太平洋友好及合作條約》(Indo-Pacific Treaty of Friendship and Cooperation)的構想,期望進一步強化區域內的互信與溝通。事實上,這項提案對於大多數印度─太平洋區域內的國家可謂相當及時,各國得以藉此促進區域內和平與穩定的永續發展。面對地緣政治上的各種不確定因素,若東協能夠成為區域合作方面之確定因素,且避免成為區域其他強權相互角力的籌碼,勢必有助於強化東協中心性。


【由葉俊廷編譯,取材自East Asia Forum,2013年6月29日】

2 次瀏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印尼第三季經濟成長率因疫情減緩至3.51%

儘管印尼於2021年第三季的大宗物資價格大漲,但當局為抑制新型冠狀肺炎(Covid-19,以下簡稱:新冠肺炎)而實施嚴格社交禁令,卻造成印尼於當季之國內生產毛額(GDP)增長率減緩並低於預期。根據印尼官方數據,印尼於第三季之GDP年增率為3.51%,低於第二季之GDP年增率(7.07%)。彭博(Bloomberg)原預測印尼GDP年增率為3.88%,而印尼當局的預測為4.5%。印尼雅加達綜合指數(

中國申請加入CPTPP後 泰國加速推動加入CPTPP計畫

根據「路透社」報導,2021年11月21日,泰國政府副發言人Rachada Dhnadirek表示,泰國正計劃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CPTPP)新成員談判,即便一些政治人物和商業團體擔憂該協定可能損害農業和醫療保健產業而反對。目前泰國政府已接受眾

泰國將參與東協-加拿大自由貿易協定談判

泰國內閣於2021年11月9日批准泰國參與《東協-加拿大自由貿易協定》(ASEAN-Canada Free Trade Agreement,以下簡稱《東協-加拿大FTA》)之談判,希望此協定可以打通泰國前進北美市場之大門。泰國總理府副發言人拉查達(Rachada Dhanadirek)表示,泰國期待《東協-加拿大FTA》可以協助提高貿易與投資之便捷性,降低關稅與非關稅等貿易障礙,以及促進東協與加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