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印度爭取成為「全球南方」的新領袖

作者: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東協研究中心李明勳輔佐研究員、鐘雲曦輔佐研究員


印度為南亞最大經濟體,近年經濟成長快速,2022年經濟規模已超越法國、英國,躋升為全球第五大經濟體。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2014年上任並於2019年獲得連任至今,對於提升印度在全球外交與治理的企圖心漸增,在印度主導的多項大型國際會議上,持續強調印度期望與歐美等大國平等對話,並有意領導開發中國家的雄心。2023年由印度擔任G20主席國,將強調印度作為「全球南方」的領導者地位,強化南方國家在全球秩序的聲音,並作為南北國家之間的橋樑。


印度外交政策傳統上奉行「不結盟政策」(Non-Alignment),自獨立起至今大致遵循該外交基本原則,由印度開國總理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1954年提出,強調印度應奉行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儘量避免相互結盟的權力政治集團。在冷戰美蘇對抗下,印度率先發起「不結盟運動」,自視為開發中國家的領袖,而南方國家為該運動重要的參與者。


事實上,「全球南方」(Global South)並非新概念,亦未有明確定義,大致泛指二戰後大量被殖民國家相繼獨立,因其主要集中在東南亞、南亞、非洲、拉丁美洲等地,為地理上的南方,故以「全球南方」、「南方國家」稱之。該概念後續也用來指涉政治、經濟、社會上的「南北分歧」。雖然該概念有地理上的相關性,但亦有例外,如澳洲雖位於地理上的南方,但普遍被視為北方國家;反之中國則普遍被視為南方國家。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與印度長期較勁對南方國家的話語權,兩國均認為自身才是南方國家的領導者。


儘管印度有其「不結盟政策」的外交傳統,但近年外交逐漸側重強化與美國、日本等西方國家的關係,相對忽視與開發中國家的團結,該趨勢在莫迪政府上任後變得更加明顯。由於印度為全球最大的民主國家,相較於中國,印度更被歐美國家視為重要的理念相近夥伴(like-minded partner),反映在美歐日等大國「印太戰略」對印度的規劃。例如,2012年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首先提出連結日本與美國、澳洲、印度的「亞洲民主安全之鑽」構想,2016年再提出「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FOIP)。該概念後續被美國「印太戰略」加以擴大,支持印度強化對全球事務的參與及影響力,合力建立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 Quad)機制,亦加入美國主導的「印太經濟架構」(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 IPEF)。


不過,在美中、歐俄對抗格局下,印度一方面強化與西方國家的關係,另一方面亦保有一定的自主性,並未完全跟隨西方國家立場,尤其反映在對俄烏戰爭的態度。印度至今並未譴責俄羅斯侵略行動,亦未加入西方國家對俄的制裁措施,在聯合國相關譴俄決議案上多次投下棄權票。同時,印度持續與俄羅斯保持友好關係,在歐美對俄羅斯施加能源制裁之際,印度卻反向自俄羅斯購買大量石油,以確保能源供應。然鑒於印度的戰略地位與經濟實力,讓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相對容忍其在俄烏戰爭的作為,擔憂若強勢要求印度站隊,恐使其倒向俄羅斯陣營。

在對中國關係上,印度與西方國家立場較一致,因中印邊界問題持續未解,以致中印關係長期不睦,迄今未加入中國「一帶一路計畫」(BRI),並持續向南方國家示警其債務陷阱風險,以斯里蘭卡近期財政危機為借鏡。印度也在《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完成談判前夕,於2019年11月退出談判,因擔憂中國廉價商品大量進入印度市場,而擴大對中國的貿易逆差。


為擴大對南方國家的影響力,2023年1月12至13日,印度邀請125國召開線上「全球南方之聲高峰會」(Voice of the Global South Summit),討論「全球南方」的優先事項及印度擔任G20主席國的建議。莫迪在開幕致詞表示,「多數全球挑戰並非南方國家造成,但對我們的影響更大。」他也表達對於「全球治理未充分考慮南方國家的角色與聲音」的不滿,呼籲「全球南方」團結起來,重新設計當前不平等的治理機制。莫迪亦彰顯印度擔任G20主席國期間作為「全球南方」領導者的決心,提到「印度目標就是要放大全球南方的聲音」。

綜整會議討論,莫迪設定之「全球南方」優先事項如經濟復甦、新冠疫苗取得、氣候正義、恐怖主義等,也是今年G20的主題。與會者主要建議包括:國際社會需要同心協力讓全球關注並促進開發中國家利益;巨額債務負擔已造成許多國家的發展計畫脫軌,開發中國家應共同向全球北方提出集體訴求;根據永續發展目標,建立從整體上解決不平等問題的新範例;為最脆弱國家提供特別資金;縮小數位落差。不過,日本智庫笹川和平基金會(Sasakawa Peace Foundation)評論認為,該峰會實則為小規模的意見交流,因為10場會議中只有首尾兩場是最高領袖出席,其餘八場均是部長級會議,且會後亦無聯合聲明或其他成果之文件。此外,中國、巴基斯坦、阿富汗等重要國家並未參與,印度雖未透露邀請的國家,但也顯示出印度與中國較勁「全球南方」領導者的競爭關係[1]


接著,2023年3月2至4日,印度在新德里召開G20外長會議,同時舉行第八屆瑞辛納對話(The Raisina Dialogue),印度政府將此兩場會議視為實現印度「大國外交」的里程碑及扮演「全球南方」領導者之重要場域,以最高規格盛大舉辦。今年瑞辛納對話主題為「暴風雨中的燈塔」,期望在當前複雜混亂的國際情勢下,印度能帶領全球度過經濟衰退、公衛危機、地緣政治威脅與戰爭陰影。莫迪也持續重申前述論點,認為「全球南方」人民不應被排除在發展成果之外,須重新設計全球政治和金融治理,納入更多南方國家的聲音,「擺脫對非我們所創造的系統和環境的依賴關係及循環」。另外,由於中印關係持續緊張,本屆瑞辛納對話幾乎未邀請中國講者或官方代表團,刻意壓低中國的曝光度,顯示印度欲在國際事務上取代中國並扮演「全球南方」開發中國家領導者之意圖。


印度亦表示將與七大工業國組織(G7)合作,而今年G7主席國為日本,因印日關係一向友好,印度盼能藉此成為南方國家與北方國家的溝通橋樑。在美中對抗格局下,印日合作對亞洲區域秩序的影響漸受重視,雙方關係近年快速拉近,交流也日益頻繁。2000年雙方締結「全球夥伴關係」,而後於2006年升級為「戰略全球夥伴關係」,2014年升級為「特殊戰略全球夥伴關係」,深化防衛合作。近期日本首相岸田文雄2022年訪印時表示,日印兩國要繼續深化「特殊戰略全球夥伴關係」。2023年3月20日,岸田文雄訪印期間宣布實現FOIP的新計畫,在2030年以前將投入750億美元支持印太地區的基礎建設。


整體上,莫迪政府對外政策從強化與西方國家的關係,轉向重申作為開發中國家的領導者,似乎顯示印度將回歸「不結盟政策」的傳統。亦有論者質疑,印度一方面要成為全球領袖,為「全球南方」發聲,但在面對俄烏戰爭時,又吝於對俄羅斯譴責,兩者本質上可能相互矛盾。印度未來如何同時實現大國外交及全球南方的領導者,又該如何善用G20主席國身分充當北方與南方國家之間發揮橋樑作用,或將成為印度當前重大考驗。


[1] The Sasakawa Peace Foundation. Mar 20, 2023. “India has Started to Emphasize the “Global South”” https://www.spf.org/iina/en/articles/toru_ito_05.html

296 次查看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