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簽署貿易協定 盼促進對中東地區的出口

印尼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以下簡稱阿聯)於2022年7月1日簽署《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CEPA),此將有助於強化印尼作為東南亞最大經濟體與海灣地區主要產油國的經濟連帶。該經貿協定是印尼首次與海灣國家簽署經貿,也是阿聯首次與東南亞國家簽署經貿協定。


《印尼-阿聯CEPA》(印阿CEPA)於2021年9月開啟談判,歷經數月時間,於2022年7月1日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訪問阿布達比時,與阿聯總統阿哈邁德(Ahmed Bin Saeed Al Maktoum)簽署《印阿CEPA》,預計將大幅降低大多數商品(約94%)的關稅,並促進雙方相互投資。印尼的棕櫚油、食品、時裝等,以及阿聯的石化產品、橡塑膠製品、鋼鐵等產品,可望因關稅調降或取消而受惠。阿聯經濟部長Abdullah bin Touq表示,預期《印阿CEPA》會在未來五年內將雙邊非石油貿易金額從2021年30億美元增加至100億美元。

根據ITC Trade Map統計,2021年印尼與阿聯雙邊貿易金額達40億美元,較2020年29億美元大幅成長38%。其中,印尼對阿聯出口金額約18億美元,主要出口產品為棕櫚油、貴金屬、汽機車零組件;印尼自阿連進口金額約21億美元,主要進口產品為石油及其製品、非合金鋼、鋁製品。印尼對阿聯長期處於貿易逆差,逆差金額約4億美元左右。若該協定順利生效,預期在未來10年內將帶動印尼對阿聯出口大幅成長54%。


對印尼而言,印尼貿易部長Zulfikli Hasan表示,該協定將成為印尼企業通往阿聯的門戶,期盼藉此促進對中東地區的出口。印尼商工部發言人Diana Dewi補充道,阿聯也是進入歐洲市場的樞紐。印尼智庫經濟與法律研究中心(Center of Economic and Law Studies)執行長Bhima Yudhistira表示,阿聯是出口至中東與北非地區的重要樞紐,其中阿聯的汽車產業發展相當需要來自印尼的備件與零組件。根據統計,汽機車零組件目前是印尼對阿聯出口第三大產品,占印尼對阿聯總出口比重約10%。然阿聯是高收入國家,要在產品品質和競爭力方面拓展阿聯市場將會是很大的挑戰。


對阿聯而言,為實現在本世紀末將其國內經濟翻倍至8,160億美元的雄心,近年積極與外國簽訂貿易協定,除印尼外,2022年亦與印度和以色列簽署貿易協定,亦刻正與韓國、澳洲等至少10多個國家進行經貿協定的談判,近期有望與哥倫比亞、土耳其簽署經貿協定。阿聯對外貿易部長Thani Al Zeyoudi表示,政府預估至2030年,《印阿CEPA》能提升阿聯國內生產毛額(GDP)至46億美元左右,出口增加32億美元,進口增加26億美元,並為阿聯創造55,000個高技能工作機會。


《印阿CEPA》涵蓋服務業、投資、智慧財產權和相互承認清真認證(Halal Certificate)等章節。目前該協議文本內容尚未公布,且須經兩國批准。據路透社報導,對專制政體的阿聯而言,該批准為程序性,但對民主政體的印尼而言,仍需要印尼眾議院批准,可能還要再幾個月的時間。值得注意的是,印尼與韓國於2020年12月簽署《印韓CEPA》,印尼至今仍未批准,韓國在2021年6月即批准該協定,近期2022年6月更呼籲印尼儘快批准之。


【由李明勳報導,取材自Reuters,2022年7月1日;Arab News,2022年7月2日】

33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搜尋引擎網站Yahoo、線上支付服務Paypal,以及數個遊戲平台,因未配合印尼於2020年11月頒布的新法規,並未在2022年7月29日之前登記,而遭當局封鎖,暫停其服務。根據該法(Ministerial Regulation 5, 亦稱為「2020 MR5」),原定截止日期為2022年5月24日,但因大部分公司並未在此期限內登記,印尼政府決定將截止日期延後6個月。 2020 MR5賦予印尼政府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於2022年7月6日參加在印尼舉辦的G20外長會議後,前往泰國訪問。在訪問期間,布林肯於7月10日與泰國副總理兼外交部長董恩(Don Pramudwinai)簽署兩項協議:《泰美戰略聯盟與夥伴關係公報》(Thailand-United States Communiqué on Strategic Alliance and Partnership)、《

馬來西亞科學院(Academy of Sciences Malaysia)於今(2022)年6月15日發布東南亞維護生物多樣性與永續社會經濟發展之關聯性研究成果,表明環境保護和維護生物多樣性並非東協國家的既定成本,實際上是經濟中的部分核心。這些調查結果應為即將上任的菲律賓新政府,在制定強有力環境政策方面提供更多之緊迫性。 這項研究首次量化了該地區維護生物多樣性的經濟價值,菲律賓,印尼和馬來西亞是世